「沒關係,名片你可以留著,也許有一天你會有這個需要。」側寫一位花蓮友善的無障礙計程車司機

蔡文欽穩妥的維持他的車速在時速四十公里左右,在花蓮市的中央路上這算是烏龜車速,但他不以為意,而雙眼不時的望向車內的後照鏡,並非注意後頭一直想要超車的車輛,而是要確認在他車廂後方,坐在輪椅上客人的身體狀況與舒適安全。

蔡文欽是一位五十多歲,身材壯碩的計程車司機,年輕時做過生意,經商不順遂的他,為了還債務,曾轉行成為一位專跑南北貨的大貨車司機,後來因為父親生病,他回到花蓮挑起照顧長輩的責任。

現在他是花蓮極少數的無障礙計程車司機之一。

「這樣的車喔!花蓮目前應該只有十幾輛吧,但確實有在服務的還真的不多,因為載送輪椅的病人比較耗時間,車子還要改裝,而且也有風險啊!」

他笑著說。

蔡文欽漸漸緩緩的在紅燈前採下煞車,減少病人的不安與不適,即便完全不見當年大貨車司機的豪邁霸氣,但搭上他的車,真的會讓病人與家屬都安心許多。

其實這也是我第一次因為家人因為行動不便,而必須使用到無障礙車輛,雖然現在的長照服務裡面有所謂的復康巴士,但申請與評估的程序總有一些耗時費工,有時候難免緩不濟急,因次我在家人要就診的前一天開始搜尋無障礙計程車的資訊,經過朋友的推薦,找到了蔡文欽先生的無障礙計程車服務,對於這輛特殊改裝的車,也讓我十分的好奇,所以一路上就跟他聊了起來。

他的無障礙設備非常的貼心,尤其是他車後的無障礙斜坡道的設計,有一條電動繩索將輪椅銬緊後,接著透過電動馬達將輪椅緩緩拉上車,蔡文欽則在輪椅後方戒護著,輪椅上車的過程非常的平滑安穩,輪椅上車後,他會將輪椅牢牢地固定並一一確認每個扣環都是緊實的才開車,以確保車輛在進行間不會讓輪椅有太多的晃動。

 

「開車的時候,我不僅要注意車速還有路況,我還要常常注意後照鏡裡面的病人,臉色有沒有奇怪的地方,這個是無障礙計程車司機要注意的啊!」

做無障礙計程車司機,若沒有這樣的警覺性,那就不適合做這個啦!而且這也是做好事啊!蔡文欽說,當自己真正去做的時候,才知道很多人有這樣的需要。

他回憶有一次在醫院附近看到家屬正困窘的處裡病人上下輪椅的情況,他看不下去想趨前幫忙,但總是被拒絕,他也能理解現代人的懷疑與謹慎,但這時候他會遞上一張無障礙計程車的名片。

「沒關係,名片你留著,有一天也許會用到。」

最後他總是用這一句作結,雖然當時總得不到友善的回饋,但他很開心的跟我分享,很多都是因此成為熟客,叫他的車來服務的朋友。他說有些已經熟悉的案家,有時候甚至因為家人太忙,他就載著老人家與外勞去醫院就醫,安全的送他們回到家,他說這是一種信任關係。

我在社團上面看到別人推薦的資訊,也給有需要的朋友參考。

「我父親臥床十年,在照顧父親的時候,讓我對照顧者的辛勞非常的深刻,由於早期沒有無障礙車輛這樣的服務概念,上下車我那時候是奮力抱起久病的父親上車就醫,長期那種必須反反複複的過程,對病人與照顧者來說都是身心上的磨難,但這只有照顧者才知道。」

蔡文欽回憶當時照顧長輩的過程,他說這是後來在開計程車時想要把車輛改裝成無障礙計程車的初衷之一。

他知道我是準備帶母親去醫院就醫後,與我聊到愛要及時的話題,但我從他爽朗的聲音裡面感覺到一絲的惆悵。

「兒子啊,我出去倒個垃圾就回來!」

他說這是她母親最後跟他說的一句話,他母親出去不到十秒,就被一位酒駕肇事者撞倒了,從此天人永隔。往後他覺得稱讚別人孝順是多餘的,因為這不是本來就該做的嗎?而且要及時才可以,這件事也一直是他生命裡的遺憾。

蔡文欽之後因著想到當年照顧父親的經驗,所以「減輕照顧者的負擔」,其實是他改裝無障礙計程車的另一個起點,車輛在改裝與審核的過程裡,其實前前後後共花了他一百三十多萬元,甚至家人也有資助他一部分,雖然現在一天有時候也許只有服務兩到三位的輪椅病人,但他說在接送的過程裡,看到家屬安心的神情,那比跑一趟的車資都來的珍貴,這何樂而不為呢?

「現在債務都還清啦!做無障礙計程車的市場其實還不錯啊!該拿的我絕對不會少拿,雖然還是照正常的跳表啦!有時候客人因為感謝我的幫忙會多給我車資,我還是很樂於接受啦!」

蔡文欽把我母親緩緩從輪椅坡道上接送下來時,爽朗的這樣說。

Facebook Comments

Author: 返鄉老青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