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是一種超能力?原來如此,寫給內向但永遠不冀望成為外向人的一本書,老闆點名別叫我,因為這本書也不會讓你成為外向人。

不管是甚麼原因,只要是必須向「兩個」以上的人說話時,這件事就會讓我覺得必須「做些甚麼」才會安心,才不至於焦慮不安,就深怕漏失了甚麼,而原來一直以來,這件困擾了我很久的事情,在看到朋友JILL出版的「安靜,是種超能力」才有一絲絲的豁然(才有!啊!原來我就是這樣的人的頓悟)。

記得國小四年級時,某國小老師要我上台對著台下三十多位同學念出自己寫的作文時(應該是老師覺得該作文寫的算蠻合情合理吧!)我永遠記得那位滿臉通紅又語塞,不時用作文簿掩蓋自己尷尬的表情,但手腳卻發冷不自覺抖動的青澀(臉)慘綠小學生。在那尷尬萬分,伴我度過那段黑暗時光的,可能只有白色斑駁的天花板還有咖啡色無助又散漫轉動的電風吊扇吧!(當時的小學教室沒有冷氣)當我回神走回座位時,已經是面色蒼白滿頭大汗,我只衷心期盼老師永遠不要在叫我做這件事,因為這位小學生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文靜寡言,課業尚可。」

是我國小每學期成績單裡最常見到的教師評語(當時評語還要四四對。)

我應該是一位標準的內向人無誤!只希望全世界只要安安靜靜的存在,不要管我會出現在哪裡就好,而隨著事過境遷到了念大學進入職場,這樣的想法更壓根不可能實現了,回想國小四年級的夢魘竟然活生生的伴隨著我的人生,之後的研究所時光有無限多的Meeting,進入職場更有銀河系等級的提案與溝通過程,這些慘況我就不多說了。

回到「安靜,是種超能力」的書裡,我能看見筆者對於內向人必須在外向世界的殘酷裡學習生存的競爭之道,特別是這個世界並不是以內向人的特質來制訂的遊戲規則,「積極、進取、衝殺、突擊」是地球上業務法則的標準關鍵,若以達爾文物種進化的生存觀點來看,內向者的DNA早該退出這個世界舞台才是啊!不是嗎?

如果可以,那應該是一種假裝,我就是一種可以在大眾面前侃侃而談(但還是會有很多破綻出現)安全下壘後總是立馬像達利的軟鐘般秒癱無力(還會隨風而去)的那種人,因為在眾人面前侃侃而談這件事,其實是在事前以宇宙無敵洪荒之力的反覆準備後的舞台表現(小筆記小抄是最常見的形式)相信各位看過日本的超人劇吧?超人通常只能變身五分鐘與侵略地球的怪獸激戰,必須在五分鐘內見真章,超過時間後不管你是聖鬥士或是超人力霸王,只能強迫恢復肉身躲避危險,並等待下一個五分鐘與怪獸拼鬥,這五分鐘與五分鐘之間,就像是內向人存活的殘酷戰場,所以個人覺得「台上五分鐘,台下百年工」這句話,一定是內向人發明的無誤!

那麼內向者該怎麼面對這個世界呢?我想世界知名的TED演說者蘇珊坎恩說得好-「接受自己的樣子,並發揮長處」,他的書「安靜,就是力量」裡提到這個關鍵。我非常認同她的觀點,我個人覺得,內向人不管在後天的學習下變得如何外向,他的DNA終究是沉浸在他的基因鍊當中,我記得科幻電影「關鍵報告」裡有一幕,生化博士用手掐著植物,植物為了脫身而試著掙脫,最終是劃傷了博士的手。

在如何溫馴的生物,在面對生死存亡關鍵時,就是靠腎上腺素來運作了,而我很多時候都是要靠腎上腺素來幫忙的,一點都無法如外向者般的從容以對,老實說我有一點羨慕外向者得這個特質。

離題了,或續「安靜」才是內向人突顯力量的時刻,即使內向人在職場上相對的不吃香,更容易遊走邊緣,除非是惺惺相惜或是巧遇伯樂,如何把內向變成優勢,應該就是「安靜,是種超能力」這本書要讓人們知道的技巧。但難道看了這本書,就會變外向人?各位一定會感到失望,因為其實我看過無數試圖讓自己成為「外向」的書(說話的藝術之類的)結果證明都是悲劇一場,看到JILL寫得「安靜,是種超能力」之後,我決定好好得珍珍惜自己的內向特質。

如果你跟我一樣不喜歡被注目,寧願在屬於自己的時光多一些,至今拿自己的內向攤手完全無法駕馭的時候,那麼就試著讓安靜變成超能力吧,最後我覺得「安靜,是種超能力」的作者JILL一定是超人力霸王,她總能在最關鍵的五分鐘將內向人的工作能力發揮得淋漓盡致,我有幸曾突擊訪問過他幾次,我見過他受訪前的深呼吸與驚慌,但是在深蹲並雙手十字交叉變身後,逐一把我的問提難題一一擊敗,事後只留下我對她的驚嘆。

最後的啟發就是,如何讓自己成為那五分鐘關鍵裡的超人力霸王,內向人不需要24小時都是超人力霸王,就做好準備儲存變身時所需要的超能力(或是心中的小劇場)吧!傾聽與學習並試著成為內向人裡的超人力霸王!

嗯,只需要五分鐘就好!

Facebook Comments

HUANG TONG JUNG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