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立得:做為一種復古但卻又是扎實的唯一,想要繼續拍下去的理由。

有一次去朋友的辦公室,現場有許多來自國外的古收藏,在某個角落,我看到一台鋪了一層矇矇灰塵的拍立得相機(是寶麗來的Polaroid Spectra的型號。)我小心翼翼的把它拿在手上把玩,「嗯,重量跟我家裡的那幾台都差不多!」我心裡雖然是這麼想著。但其實也才隔不到半年,我已經忘了這種相機拿在手上的觸感了。

這一年來差不多拍攝近一百捲的Polaroid底片,雖然不是每發必中,但很喜歡這種創作形式,即便成本很令人吃不消,我也總覺得這是一種最自由的創作形式。(自由的前提是,如果…我夠有錢的話。)雖然拿這種古老笨重的相機出去拍,總讓人有一種刻意堅持的「給掰感。」但我承認過去一年來一直著迷於這種即影即有的創作形態上。

Polaroidlism

手上拿著朋友的拍立得相機,想起半年前,自己還狂亂的沉浸這種拍攝的神奇氛圍裡面,但漸漸的也發現了使用成本並不是一般人可以負擔的起來的(Polaroid用的一捲底片是780元,裡面只有八張底片,等於一張底片的拍攝成本近100元,而且還不保證拍攝的成功率。)衡量一下自己的荷包,只好摸摸鼻子,讓這一批拍立得古董相機自動慢慢的排隊進防潮箱休息一陣子。

我用的Fuji 500AF與Minolta拍立得相機(其實就是Polaroid),以及正在顯影中的底片。

只是在冷靜一段時間後,突然收到一大批過期十年以上底片夾(約莫50盒,是寶麗來原廠的過期底片,現已停產。)當時自然是欣喜若狂+喜出望外,原本有重燃一陣重回拍立得底片創作的懷抱,有機會讓這批收藏的拍立得相機可以開光重見天日,但過期十年以上的底片,是拍了一個月之後的成功率幾乎趨近於零,顏色完全蠟黃不說,畫面也無法辨識(雖然…這可能也是一種創作的形式),這時就有「相見恨晚」之憾,除了為這一大批過期底片夾感到惋惜,也只好再次為這批古物拍立得貼上封印。

當然在這拍攝的一年裡面,不斷的被挑戰,「幹嘛用這種東西來拍?不方便又花錢!」其實也確實,我也沒有一點反駁的慾望,「我就是喜歡,沒有別的。」因此在這一年也持續拍了近100盒的底片,一盒若以700元來計算(我用的是Impossible出產的底片,只有它延續Polaroid的形式。)也將近拍了70000多快新台幣。(我敢打賭,若家人知道一定會把我臭罵一頓,然後趨之別院。)

當初,其實只是為了幫家裡的老人家多紀錄一點(老人家不會使用手機)讓他可以方便閱覽,如今這一批戰利品就靜靜地黏貼在廚房的冰箱上,成為家人往來的風景雲煙,或許這個殘餘價值也還不是那麼弱。

我用手輕撥拍立相機上面的灰塵,朋友說下次底片團購要告訴他,這也讓我重拾希望再讓拍立得見光,我也準備計畫在買一批來拍看看,有人一起交流似乎也比較有動力。我心想拍立得這種東西真的是過時了嗎?終究將回歸書架成為的美麗復古的擺設?知道富士(Fuji)相機以及Lomography的品牌仍在拍立得市場努力創新著,甚至拍立得底片生產商Impossible自己也出產了一台拍立得相機I-1,但市場上似乎始終都熱絡不起來,但也可能是我的同溫層都沒有在這類創作的行列上。

富士今年(2017)發行最新款的SQ-10拍立得,再次用「油電混合車」的概念開拓市場,雖然老拍立得粉絲並不太認同這種產品的創作形式,認為它「人造」的意圖太過明顯,個人覺得這一點確實符合現代人企求方便性與節省資源的普世價值,只是在拍立得鐵粉的觀念上-即影即有才是王道(其實我也這樣覺得。)仍有待市場的挑戰。

Fuji的Instant SQ-10,以「先看後出」的概念,再次進入拍立得市場。早期的Polaroid拍立得亦有類似概念的產品出現在消費市場中。

後來再拍立得的創作上,自己也確實因為成本的因素而退卻,終究回到135底片的懷抱裡,當然也總是思考這種「立即性」在創作裡面的意義為何?數位相機的立即性似乎才是它最強的優勢啊!拍立得這種花錢又不環保的創作形式終將回歸歷史的陳跡吧?

拍立得創作或許可以用「僅此一張別無分號」做為吸引創作的立基點,但或許這是形上學的思考,其實哪一種影像創作不是唯一的呢?時間是線性前進的,每一秒都無法重複,快門再快到幾萬分之一,也僅是記錄當下的那毫秒,不管是數位或底片不都是一樣嗎?

我常自問自答,像拍立得這種做為一種過時的復古但卻又是扎實的唯一,還想要繼續拍下去嗎?

不過,我還是喜歡在拍攝的當下,一起參與感光劑與時光發生化學變化的那段時間,我只覺得那是很自然的禮讚,沒有人可以干涉它,我也覺得拍立得創作,應該只剩下這點是「最扎實的唯一」了。(當然,這是如果我皮包裡的錢還夠的話啦!)

老實說它也確實是過時的復古了,也不需特別捍衛自己的這種特殊喜好,但有一天它會回歸成為那一段最美麗的話題與收藏,這樣好像也不錯。

Facebook Comments

HUANG TONG JUNG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