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aroid SLR690

一開始接觸到Polaroid相機,是在去年花蓮市六期重畫區的某個小市集攤位上,放著的一台白色的Polaroid one step相機出現在我面前開始,當時是用1500元買到了機身與閃燈,然後懵懵懂懂的去小小研究了一下這款像機的歷史。一直到最近,才買了照片裏的這台Polaroid SLR690,我其實蠻喜歡拍立得式的拍攝行為,但一直礙於這是高耗損率的活動而沒有任何的進展,但今年媽媽生病後,突然很想好好的記錄家人的生活,也想找一個可以直接讓老人家看(不用開手機開電腦)的方式,於是決定開始接觸拍立得相機,說實在的我對這種相機一點研究都沒有(甚至不知道這樣的底片還有沒有在發行),然後買690也只是因為網路的評價是說它的成功率比較高(這樣或許可以省一點荷包)所以就來試看看。

這系列有680跟690兩種型號,而關於他們的差別,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690的型號是日本製的產品,對焦速度比680還快上許多,但機身的密合度似乎是680比較略勝一籌,我也沒有親眼見過680的型號,但我要的就是能夠快速對焦的版本,所以我最後選擇了Polaroid SLR 690,它的對焦速度也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真的非常的快!即便對焦的聲音真的很大,但這畢竟是快要二十年前的產品,能有這樣的表現已經要為它拍拍手了。開箱文我也不用多寫了(我也不太會寫),還是要親自把SLR 690拿在手上用看看比較準確。

關於SLR690的攜帶,我覺得它折疊後雖然節省與多的空間,但是閃燈與機身的接合處感覺非常的脆弱,感覺一不小心脖子就會應聲折斷?所以我建議有考慮購買680或是690系列的朋友,還是買一個攜行帶給它用吧(又要花$$了)專們做Polaroid底片的Impossible-Project公司也特別出了一款給SX-70系列像機專用的攜行袋,保護性非常的好,也適用於SLR所有系列的像機,這樣可以讓摺疊相機帶出去時安全許多!

Polaroid SLR 690的鏡頭,最近的拍攝距離可以到30CM,真的已經很厲害了,其他的拍立得機種要近拍還得另外在加工才可以!

第一個拉起來的地方就是SLR 690的觀景窗,這是Polaroid折疊式相機的共通點,在當時的設計真的是前衛又新穎,至今沒有任何的產品可以有這樣的設計,因為蘭德博士(Polaroid的創始人)早在四十幾年前就想出來了(第一台折疊相機SX-70誕生於1972年)!最前面那一截就是閃光燈,寶麗來的摺疊相機裏面應該只有SLR系列把閃光燈列入內建配備吧?但也因此增加了相機整體的長度,但不用另外去買閃燈,攜帶也方便,這樣不也是挺好的嗎?

全部展開後,拿在手上就是這樣的感覺,沉甸甸的,底片室的部分是看起來頗為脆弱的橡皮材質,軟軟的質感非常好,底片就在這樣的「暗房」裡面運作然後吐片。

如果你也有Polaroid SLR 690,別吝嗇把它藏起來,而是要它從袋子裡頭拿出來工作才行!拍立得拿來創作,真的是很好的選擇,當年藝術家安迪沃荷也是選用Polaroid的Big shot作為攝影創作工作,現在回過頭看起來這個產品真的是挺誇張的(大的很誇張),但在當時確是前衛十足的Big idea!

下面的照片就是安迪渥荷(Andy Warhol)跟他的創作工具「Polaroid Big Shot」。


Source:http://polaroid-madness.blogspot.tw/2011/12/welcome-to-polaroid-madness.html

以下是我的Polaroid SLR 690實拍照,我的狀況是,大中午若是在室外打閃就很容易有頂端泛光的情形出現,也許是我還沒有掌握到690打光的技巧(因為它的閃光燈會自動調整角度)但是有一個很特殊的現象,就是照片上方的缺角(許多行家戲稱為「皮蛋」)據說這是這系列像機很容易出現的狀況,好像是因為是機內的吐片壓條讓感光藥劑分布不均造成,還有一說是震動或是像機沒拿水平或是吐片時不順暢造成的,但我覺得它好像是隨機出現?這點還是要繼續用時間跟經驗(還有很多$$)去試看看了。

不過,看在這些「世界上唯一一張」的份上,我是覺得值得的,萬一要是世界末日到了沒水沒電,這些可以拿在手上的相片,或許就是對過去的世界唯一的記憶了,只可惜花蓮應該只有我孤孤單單的在用這種退流行的老古董相機在拍吧,好像也沒人可以請益交流。

至於成功率有沒有比較低可以省一點荷包?其實我也還無從得知,因為目前拍的底片也不多,但心得是打閃的成功率會高於沒有打閃(好像是所有寶麗來的狀況。)而且690的閃燈控光還挺自然的,然後手動調整它的EV值還是一門大學問,這還有待學習。

參考資料:

  1. Polaroid生產列表
  2. 安迪渥荷&Polaroid Big Shot
Facebook Comments

HUANG TONG JUNG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