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aroid回來了!一場拍立得市場風雲再起的文藝復興,未來的發酵與想像

這幾天,發現自己的同溫層當中不斷的出現觀於寶麗來再度回歸即影市場的消息,雖然看起來一片祥和之氣,粉迷樂見其成萬事互相效力。

確實這是即影即有市場的重大事件,一個原本將走入將歷史的產品,在一個外部團體的支持下,傳奇般的重生在這個世界上。荷蘭總部在原來的工廠上,這幾天懸掛出新的識別標識告訴全世界:寶麗來回來了!新的公司名稱就是帶有藝文復興意味的《PolaroidOriginals》。

也看到國外網友在討論為何重生後是《PolaroidOriginals》而不是《Polaroid》?個人覺得,在產品策略上的思考可能是要跟目前的《Polaroid》數位產品有所區隔,就像是《Toyota》跟《Lexus》一樣,而且在過去寶麗來所出產的一脫拉庫拍立得產品上,這樣確實可以心無旁鶩的進行規劃與發展,而且一定還會有更多《I-Type》系列的新拍立得相機與底片產品在新的生產線上,絕對不會讓《One-Step2》孤伶伶地獨立面對這個市場。

Polaroid Spectra Pro機種。這次的重生計畫,除了One Step2,或許Sprctra與SLR或是受歡迎的撕拉片機種都有可能以新型態的產品再度出現,這是頗令人期待的。

我覺得選《One-Step2》打頭陣的用意,目的是向當初的發明者兼創始人蘭德博士致敬,也讓這八十周年再度重生,寓意深遠。

Polaroid與Fuji的消長

寶麗來當年在蘭德博士的創新之下,有許多改變世界的發明,只是後續發展過程錯綜複雜,一直到2008年終於停止了底片生產線。隨後的拍立得市場即由富士系列為大宗,在其經濟規模下也能夠讓成本獨占鰲頭。寶麗來的精神,則是由一家小企業《Impossible-Project》接續工廠後以自行研發生產底片的方式來保留,但是像機的部分,則全數由過去寶麗來所生產的系列像機來支持,像機壞了也只能透過零件機的補強或是專門精修的師傅來協助,香港的MINT就是箇中翹楚,一直到I-1的出現才有一絲不一樣的光景。

尤其是I-Type形態底片的出現,或許這也揭示了《Impossible-Project》也知道成本在市占率的影響,這也是這次重生後的重要基礎。

反觀富士拍立得像機系列則是「軟硬」兼具,在寶麗來幾乎匿跡的這幾年,從軟體發展到硬體創新一應俱全,從Mini、Wide、Square都有完整的行銷對應策略,就我的同溫層的觀察心得,寶麗來品牌的使用者比較被歸類在創作領域的邊緣,大多為特定的影像工作者以及收藏家;富士則比較貼近於一般消費市場,成為市占最普及的拍立得品牌。

富士生產的知名寬幅拍立得相機(現已停產)FUJI 500AF。

至於《Lomography》雖然同樣有完整的硬體系列,使用的也都是富士系列相紙,這也強化了富士在拍立得市場的經濟規模,底片價格相對具有高度競爭力,這也讓《Impossible-Project》在延續發展Polaroid精神的道路上困難重重。

所幸在這條路上,仍有許多支持寶麗來精神的粉絲讓Impossible成為可能。

拍立得與藝術創作的連結

以拍立得做為一種藝術創作的形式,在寶麗來早期就已經有許多前例可循,雖然這些專業的藝術創作者的量體對寶麗來的市場仍屬有限,但是經過這些藝術創作的洗滌後,讓寶麗來在文化標籤的品牌裡有著極為深遠的影響。

寶麗來底片特有的移膜藝術創作。《Impossible-Project》所生產的拍立得底片與過去傳統的拍立得底片最大的不同,除了顯影配方相異之外,也僅有《Impossible-Project》的底片可以透過移膜進行創作,FUJI生產的底片尚無有此應用。

安迪渥荷與普普藝術,是寶麗來在這段過程裡很重要的文化標籤,安迪手持寶麗來SX-70的經典照片都令人印象深刻,後來還有Lady Gaga參與的一連串藝術創作。

就個人的觀察,拍立得的顯影技術,在寶麗來尚未回歸以前,市場上也只有《Fuji》與《Impossible-Project》在市場競爭,兩方的顯影技術與配方各有所長,許多人對於寶麗來底片的顯影成色仍然情有獨鍾(本人也是),這也是許多知名的藝術家選擇做為創作的因素之一。雖然這次合併後的底片,仍然是延續《Impossible-Project》這幾年所研發的配方技術,但是把底片內置電池的因素去除,大幅降低創作上的成本,相信可能會吸引一部分他牌的使用者的嘗試。

而這次拍立得復生,或許最開心會是蘭徳博士吧!過去《Impossible-Project》在自行開發顯影配方時,受限於專利與技術而產生不少的問題(顯影會褪色無法持久),在使用者與市場面都收到許多的質疑與挑戰,這些都與當年蘭德博士遇到的狀況一模一樣,但是在《Impossible-Project》不斷的改良與嘗試之下撐過來了,而且在這一年把寶麗來拍立得給帶了回來,讓當年的顯影配方的方程式可以重現,蘭德博士若天上有知,相信也會感到十分欣慰,這也是人類紀錄藝術文化的重要發明之一。

未來的發酵與想像

目前雖然以《One-Step2》初試啼聲,使用者的市場反應狀況尚有觀察,但從《Impossible-Project》的發展來看,包括其他經典機種與底片的「復刻版」應該會是接下來可以預期的,尤其是撕拉片的機種重生,可能是全球寶麗來迷的殷切期盼之一。

個人觀察到另一個需要思考的部分,也許與環保會有關係,畢竟相較與數位相機,拍立得底片將會有大量的「紙本」被生產出來,當年撕拉片被大量丟棄的負片紙張,成為美國許多觀光景點的夢饜。但目前無法預測撕拉片機種與底片是否將在這一波合併後出現,環保議題是否也是考量之一?但從其他包括600型、SX-70型、以及Spectra型寬幅底片,都已經順利的以《PolaroidOriginals》的品牌重生這件事來看(這是他們在《Vintage Cameras》品項裡保留的部分。)也許撕拉片相關產品將會加以環保的設計考量而再度出現在世人的面前也不一定。

以目前的觀察來看《I-Type》的產品市場,預估將是重回戰場的首波主力,包括One-Step2這部同時可以使用傳統寶麗來與I-Type底片的機種,或許將隨著之後的《New SX-70》或是《New Spectra》甚或是《New SLR 680》等傳奇寶麗來相機,一起參與這場風雲再起的拍立的文藝復興運動吧!

這些也不無可能,但好像也沒人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就像寶麗來底片就突然這麼回來了一樣。

Facebook Comments

Author: 返鄉老青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