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aroidOriginals,歷經九年的深蹲一躍,成就別人同時榮耀了自己,在商業利益之外的完美句點

若以9月14號為一個切點,這次《Impossible-Project》用九年的時間,完成了它們階段性終極任務:

to bring Polaroid instant photography back!

這次《Polaroid》真的回來了嗎?

在《Impossible-Project》的《WE’RE GOING DARK》之後,這次寶麗萊(Polaroid)似乎都回來了,只是真的都回來了嗎?(畫面:少林足球電影)

個人先在9/14這一天向老品牌《Polaroid》致敬,因為今天是《Polaroid Original one-step2》上市的良辰吉日。這一天或許就像是《聖經創世紀》的第九章第十四節那般的富含戲劇性:《我使雲彩蓋地的時候,必有虹現在雲彩中》而在9月14日,那古老的彩虹標誌再度夾著開創性回到這個世界了。

 

自己在寶麗萊的領域其實還算是幼幼班,自己僅是因為喜歡這種創作模式而在這幾年持續的追隨著,我的第一台《Polaroid》相機就是這次重生的《One-Step2》原型機。雖然拍立得底片的成本相對的高昂,選擇這種方式來創作確實會有一些些的吃不消,尤其是對於一個普通上班族如我來說,每一張底片都是錙銖必較的,談說是創作,還不如說是謹慎。畢竟一盒底片需要780元,平均一張底片的成本近100元。(這樣能不謹慎嗎?)

後來《Impossible-Project》自行研發了《I-1》像機,雖然有很一些的《Polaroid》的影子,但仍沒有命名為《Polaroid-1》當然也沒有宣稱這是一台《Polaroid》相機,但喜歡寶麗萊的朋友,仍會默然地把它歸屬在《Polaroid-liked》「類寶麗萊」的行列中,帶點對這個復古思潮的敬意。畢竟《Impossible-Project》當初僅是租下了一間當初《Polaroid》準備關廠的底生工廠,而沒有購得其他知識或是相機產品的產權。

這幾年持續觀察《Impossible-Project》的發展,從底片「重新發明」的嘗試,一直到《I-1》以及《INSTANT LAB》的出現,都是在瞬息萬變的產業領域中尋找出路,全球的拍立得愛好者不知凡幾,而拍立得系統的選擇仍有許多,包括《Lompgraphy》、富士、錸卡等品牌都各自有愛好者持續支持著。

一直今年到《Impossible-Project》回頭買了《Polaroid》之後,就像是一個送養多年的孩子,自力更生功成名就後,再度回到父親身邊,這個孩子還帶著他在外歷經過千折百回的人生歷練,豐富修補了這位老父親在成長過程裡的缺憾,最後孩子退居幕後,把成功跟榮耀歸給這位父親。

觀察重生後的《Polaroid》網站,或許也可以感受到一些未來發展的方向,包括《Instant Film》、《New cameras》、《Vintage Cameras》、《Accessorles》等四個軸向,其中有一部分是來自於《Impossible-Project》的網站內容,相信這也都是必然的結果,例如《Vintage Cameras》以及《Instant Film》就是《Impossible-Project》原本就在經營的一部分。

重生後的《Polaroid》網站在2017年9月14日上線,並以《Polaroidoriginals.com》之名開拓了全新的產品線,而原本的《Impossible-Project.com》則會導向《Polaroidoriginals.com》,這也顯示《Impossible》準備正式跟玩家說再見了。

個人覺得《Impossible-Project》在這次合併中,願意以「購買者」的身分,然後讓自己默默「消失」,保持延續《Polaroid》的品牌的做法,真的是非常難得的。我覺得這些舉動,會再讓他們延續2008年之後,再一次地成為寶麗萊粉絲心目中的超級英雄。

那麼,寶麗萊真的回來了嗎?

個人認為,這些過去的榮光,或許是真的回不來了,現在的《One-Step2》也不可能是那個歷史洪流中令人驚艷的創新發明,但帶著新時代的精神重生後的意義,絕對大於這些重製後的嶄新產品。而另一個重要關卡在於過去僅能封存於寶麗萊品牌中歷經八十年的產業知識與技術,未來有可能逐漸將在這次的合併中獲得完全的解放,寶麗萊掌握的即時顯影技術與知識,是人類歷史上光輝的發明,就像當初歷史黑暗中的微微一道火光,把周圍照亮並蔓延下去,這當中衍伸出的藝術成就開創了一段文化燦爛的時代標籤。

現在《Impossible-Project》將功成身退正式退場,就像執行長Oskar Smolokowski》在致員工的公開信中說的:讓寶麗萊回來。

it had a simple mission – to bring Polaroid instant photography back.

 

Oskar Smolokowski (2017.09.12)

成功把寶麗萊的「老技能」即影即有帶回來後,他們的階段任務完成了,底片生產的部分,仍將以《I-Type》的品牌延續下去,與《PolaroidOriginals》底片有所區隔,但是在拍立得的競爭舞台上,將帶著《Polaroid》的品牌力持續開拓。

回顧當初,但若沒有《Impossible-Project》的堅持,寶麗萊的即影即有精神,或許永遠只會停頓在2008年,面對數位市場的強勢侵蝕,忍痛決定關閉最後一間底片廠房的那一刻。

而這九年的深蹲與捲土重來,同時成就別人卻也成就自己,這非常不簡單,於是在2017年的9月14日這一天,是值得紀念的日子。

Facebook Comments

Author: 返鄉老青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