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專業咖啡筆記(1)喝咖啡的年齡不是問題,專研咖啡當然也可以是一個好的開始,好香氣可以成為記憶的連結

自己並不是甚麼咖啡達人,但是有機會在四十多歲萌生想進一步接觸咖啡知識的念頭,我個人覺得算是幸運的,對我來說咖啡就是一種療育,就連味道都是,或許我跟許多人一樣不能一天沒有咖啡,但或許這次的學習將成為我下一階段努力的標地,我想成為不只是一位坐在咖啡店品嘗咖啡的客人,但未來總是未知,目前僅是很樂於把咖啡的相關知識好好的專研一番,我想讓我的朋友能跟我一起喝到好咖啡。

我感謝現在的工作可以提供我非常穩定的生活,對於轉換跑道總只是潛藏在內心深處,目前雖然還沒有足以撼動的誘因,但是透過這次咖啡學習的機會或多或少的已經淺碟式的挪移了我心中那塊堅定的基石,特別是這次課程裡有幾位對咖啡有高度興趣的同好夥伴,大家各自有未來的目標,但或許這就像是某種支持團體一樣,足以互相支撐著對方達到自己內心要抵達的那塊夢想境地。

會太慢嗎?關於接觸的時機

首先我的咖啡授課老師在第一天提到他在五十二歲開始接觸咖啡,從汽車業務跳轉到咖啡事業,說實在的這對於我來說是挺震撼的事情,特別是在花蓮這個地方,因為「中年轉業」其實是需要一股很大的勇氣與決心,想到只有四十出頭,也沒任何經濟與長輩照顧負擔的我,卻還不敢給自己這樣的承諾,而感到十分汗顏。

也是因為這趟課程,認識了一些咖啡史裡具有指標性的人物,像是開創美國精品咖啡版圖的咖啡女神「娥娜努森」(Erna Knutsen)女士,她也是在四十多歲的時候才接觸咖啡,日前來過台灣,對台灣的咖啡也是讚不絕口,對於目前逐漸商業導向的咖啡飲品市場,她的一句話到是深深打動了我(雖然這一直是精品咖啡行銷的顯學)。

「好咖啡一定要有產地的風味」

當然現在來看,大家也能裡解這個道理,但對於忙碌的現代上班族來說,好好的磨煮一杯咖啡其實已經是極盡奢侈的行為了,所以有時候就勉為其難的以便利商店的咖啡飲品來墊墊味蕾,結果就是讓「吸收咖啡因」成為上班前最純粹的行為儀式(有時候連我自己也陷入這個窠臼)這斲喪了咖啡的「在地」元素,讓制式化成為五步一家的「便利商店風味」,想想真的挺可惜的,雖然有時候工作累的時候,總不免萌生一種「不管它是甚麼咖啡!總之給我來一手!」的任性!目的只為了完成咖啡因儀式。

所以,接觸咖啡的時間或許不是那道關卡,只是味蕾可能有些許遲鈍的隱憂。

授課老師剛烘焙好的熟豆,由左至右分別為阿里山、肯亞AA、賽門水洗耶加。

之後我試著慢慢屏除這些所謂的商業飲品,多年前開始試著品嘗所謂的單品咖啡,自己找豆子自己磨豆子煮豆子,雖然不是專業,但至少很明顯的可以分辨出精品豆與商業豆的差異,可惜的是,精品豆在我孱弱的味蕾下,我都覺得一樣的好喝,這似乎有點暴殄天物,我仍要學習的是如何在精品豆的區隔裡,依舊能分辨出豆子的品質,我相信這對我來說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對一個感覺滷肉飯是全天下最美味的食物的人來說,我的味蕾還真的分不出來,因為都一樣好吃。

我對咖啡的認識-咖啡時光漫畫

基本上我是咖啡幼幼班,之前的咖啡知識不足,甚至咖啡的後製過程是如何也是一片模糊,在去上課之前,我對咖啡的認識來自於一套2007年出版,目前已經絕版的日本漫畫-「咖啡時光」,我一向十分佩服日本的職人漫畫,因為他們背後有各種專業的技術顧問在支持創作的內容,因此這本由小說改編的漫畫裡,有許多值得參考的咖啡知識,讓懼怕文字的讀者可以在故事裡不經意的吸收許多有用的資訊。

例如在漫畫中女主角開的咖啡店「SHADE TREE Ca’fe」,英文「SHADE TREE」(遮蔭樹),就是為了保護咖啡樹免於受到陽光直接照射而種植的一種植物統稱,有一些咖啡農會選用香蕉樹作為遮蔭樹的選擇,而為什麼有這樣的選擇,在漫畫書裡都有知識性的交代,我覺得這是一套異於許多入門咖啡書的另類選擇。

咖啡入門漫畫書「咖啡時光」由花形怜的原著小說改編,一套共有五集,目前已經絕版。

人因,是關鍵技術

對於咖啡,自己的基礎沖煮等方法與知識都僅止於略知一二,但目前也只懂手沖,咖啡知識學習的浩瀚實在是令人難以想像,咖啡豆也真的是一種莫測高深的植物,從選種、栽植、採收、後製、運送、烘焙、沖煮,每個段落都是高深的學問,而且每一個關鍵都會間接成為影響最後呈現在飲者味蕾的關鍵因素,「人因」在咖啡學的環節裡面,個人覺得是除了自然因素之外那最重大的關卡,而這當中的每個關卡,都是札實密集的知識經濟。

課堂上用自己頓拙的味蕾,為每一種咖啡豆自己打分數,包括香氣、酸度、醇厚感等等,是自己不專業的評點。

這次課程,看著老師把初烘完畢的豆子端了出來,看著粒粒分明香氣四溢的豆子,竟然有莫名的感動,用手捧著這些滑嫩的碳化物,竟感覺有一股活潑的衝勁在手指間跳動,有點酥酥麻麻的感覺,除了學習沖調之外,其實我期待自己能更進一步接觸學習烘豆的知識,我知道那一點都不容易,但我還挺願意為此擺上。

看了老師推薦的2016年WBC世界冠軍比賽過程,讚嘆咖啡文化也可以有如此類似演說藝術的表現,這不只像是TED的演講,比賽的咖啡師在解說之際,同時必須很有步驟化與條理化的呈現他調煮咖啡的過程與理由,這真的是很不簡單的事情,這比坐在那邊喝咖啡要難上一百萬倍!雖然是很嚮往,但口才不好的我絕對是無法勝任,但我發現他們都提到了一位背後的重要靈魂人物,那就是「烘豆師」。沖煮當然是一個重要關鍵,但懂得選用好豆子來烘焙的烘焙師,絕對是幕後大英雄,對於總是習慣在幕後工作的我,或許這是一個可以設定的目標也說不定。


咖啡筆記會持續紀錄個人學習咖啡的這一段過程與心得,這是屬於工作之外的夢想之地,即便無法成為這個領域的專家,但希望我可以學習把好咖啡的味道帶給我的朋友,讓香氣成為療癒的最好藥方。

Facebook Comments

HUANG TONG JUNG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