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與白,一種從最純粹的骨子裡看見真實的影像閱讀?

自己的數位相機總是恆常設定在黑白模式,有時候常總是會錯過那最美的色彩光景,走著拍著後來也是習慣了。雖然現在數位技術發達,彩色變黑白是很容易的事情,但自己似乎已經漸漸習慣故事的起初就開始捨棄顏色的想法。

最近讀到了一篇由Martino Pietropoli在《lindice-totale》發表的文章,談的是《好看的照片跟漂亮的照片,他們之間的差別在哪裡?》這是一篇很有意思的觀察,這裡節錄一段文章裡跟我接下來要敘說的事情有關的部分,文章是這樣說的:

Roger Ballen said:

When people say they admire a photo, they are very often just admiring the colours.

通常人們欣賞一張照片時,他們通常欣賞的是顏色。

羅傑‧博龍(Roger Ballen

21世紀最具有影響力的藝術攝影師羅傑(Roger Ballen )這樣說,而Martino Pietropoli也有一些自己的詮釋:

Colors are the sugar of photography. We all love sugar. Colors strike us immediately in a photo and maybe there is a theory about color perception to figure out why some colors work well and let us say “Oh beautiful picture”. The blue of the sky, the colors of the flowers, the tone of a child’s skin.

顏色就像是攝影作品的糖果,人人都愛糖果,一張照片的顏色會立即吸引我們的注意,也許這當中有一些色彩感知的理論,這些讓我們可以去判定為何某些顏色的作品總是讓我們驚嘆不已,像是藍色的海,多彩的花卉,以及孩子皮膚的色調。

Martino Pietropoli

Beautiful pictures annoy me. The photos I’m most interested in are not even the ones I would like to think of “Who knows how he did it”. The technique is interesting but usually I got bored more sooner than later. I’m only interested in photos able to capture my attention for at least 10 seconds. 10 seconds is a lot. Watching a photo for such a long time is a big thing, it’s more than the time we spend looking at a painting in an art gallery.

節錄翻譯: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這些可以在十秒內抓住我注意力的照片,十秒已經足夠,花十秒看一張照片是不得了的事….

Martino Pietropoli

這篇文章的結論我個人覺得也是非常主觀的,就是《所謂好的照片講述的是一個故事;而漂亮的照片,就單純只是漂亮而已!》我個人不會認為拍攝黑白照片或是彩色照片那一個比較好,這是每個人投其所好的事情,根本沒有好壞的差異,但我認同作者的觀察,關於《好照片》跟《漂亮照片》的不同。

IMG_1790

有一次去聽日本攝影家《赤鹿麻耶(Maya Akashika)》小姐的演講分享,她說攝影就像是炒一道菜,她在每次的創作前,總會先想好需要哪些材料,確定之後,再來著手把這些需要的材料慢慢集合起來,最後成為她作品的一個核心概念,然後赤鹿麻耶的幾幅攝影作品也觸發了我的一些想法。

IMG_1905
赤鹿麻耶小姐2017年在花蓮好地下藝文空間的演講。

喜歡黑白照片的人應該是相對的少數,在攝影的創作上可能只能說是一種表現習慣,其實說不上是一道「材料」,可能比較像是菜單上的某種風味餐,然後總是這少數攝影創作者比較喜愛點的那一種。

對我來說,黑白創作已經預設把色彩這個線索完全抽離了,剩下的是黑白層次,以及事件正在發生的這個本質。現代人或許已經困乏在資訊過度疲勞的世紀,過多的資訊容易被人類的大腦略過,成為次要甚至是不必要的材料。

在凝聽赤鹿麻耶小姐的分享之前,自己也小小觀察了一下日本近代攝影的發展與方向,包括中平卓馬、森山大道、荒木經惟、筱山紀信等等幾位,在日本近代具有影響力的攝影家,個人小小發現了一些共通點,就是在我們對日本歷史裡教為保守以及封閉的這一部分,有著極其強烈的抵抗,以及女性身體在攝影主題裡大量的出現與應用,以及他們在作品裡呈現的簡約(這點到是與日本民族的表現習慣有著強烈相似),當然這次在麻耶小姐的分享裡,我也有感受到這一些元素,尤其是簡約這件事,對我自己來說,黑白作品就已經簡約了許多的資訊,讓觀者可以更專注於作品裡正在發生的事件。

在台下做筆記記錄的我,這一生也許已經無緣與攝影師這個夢幻職業(?)有任何的關聯,對於這些日本攝影師在攝影創作的堅持十分佩服。回想自己過去也迷戀街拍這樣的創作形式,因此美國的《Vivian Maier》以及《Rober Frank》都是我經常關注的攝影家,他們透過黑白的簡約所紀錄下來的議題或是事件,也一直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但是在自己嘗試接拍的過程裡,就算心中總是有一些「材料」想要去實踐它,但是在收集的過程裡,總是因為心中的一念之仁而無法進行,這讓我想到日本攝影家荒木經惟說的:

如果對拍攝對象體貼而不殘忍的話,豈不就成不了攝影師了嗎?

荒木經惟

是的,按下快門之前,攝影者會在被攝者端接收到許多的資訊,像是一個表情,一種示意,或是心中的不快,尤其是現代人對於拍攝充滿防衛心的立場(當然還有人們肖像權益的認知。)這些都讓街頭攝影更難進行。但我相信堅持在這種攝影創作的人,不會被這種限制所打倒。

但自己從拿起像機,透過觀景窗,到壓下快門之前,總會想到這許多限制,所以這可能也是讓我註定成不了攝影家的緣故吧!總是擔心對方願意嗎?這樣妥不妥?對方會不會不高興?這些想法總縈繞在自己的腦海中。

所以當自己要儘量撇除讓大腦想太多的因素時,顏色就是第一個被我屏除的部分,這至少可以讓我更快速,更「少點顧慮」地掌握現場的事件,還有我想要敘說的故事。那到底這樣管不管用呢?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我至少可以馬上感受到,嗯!這可以是我要的東西。

IMG_0195

IMG_0840

IMG_0792

992C0724

992C0728

992C0793

992C0824

IMG_0710

IMG_1408

IMG_1952

IMG_1942

IMG_1845

IMG_1832

IMG_0345

IMG_0907

IMG_1824

IMG_1811

IMG_1807

IMG_1794

IMG_1741-1

IMG_1486

如果黑白攝影也是創作表現的選項之一(嗯!其實它也確實是不錯的選擇。)我個人還會繼續服膺這個信條,我覺得這是一種簡約環保的閱讀方式(視覺上與思考上。)看見黑與白的作品也總是會讓我不經意的看上幾眼(啊!這樣的情境好棒之類的!)在色彩已經產生太多的負擔的今日(嗯,這讓我想起奇士勞斯基導演的紅白藍系列…)「更純粹」或許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這也是讓議題的故事性可以更專注的一種方式。

把相機(或底片),固定設定在黑白基調的模式,或許也是一種享受。

Facebook Comments

HUANG TONG JUNG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