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我的第一場攝影展:A_MISSING_CORNER/缺角

既然是素人,還是決定素到底了!明年的第一場拍立得素人攝影展,前幾天已經鼓勵勇氣跟策展老師敲定用「A_MISSING_CORNER/缺角」的主題來進行了,對一個只有兩年拍立得經驗又沒有任何策展歷程的創作者來說,真的算是「素」到家了,但事情總有第一次,自己的宣傳影片自己做,即使素人攝影展的市場很小。

缺角/A_MISSING_CORNER#拍立得攝影展
時間:2018.01.13-2018.02.12
地點:花蓮市節約街37號好地下藝術空間B1

這是明年自己打算在花蓮舉辦的第一場拍立得攝影展,有一部份是SOSreader訂閱者的回饋品。而這次打算用「缺角」這個主題來切入,其實還是有一些深意的,拍立得的玩家一定也都見過過期拍立得底片在吐片後的「缺角」真象,據說是因為藥包顏料分佈的不均勻,而導致底片顯影時有一部分無法進行,因而缺了一角或是缺了一大半,這也不會因為拍立得相機的新舊或是好壞而有所不同,這是「時間」在顯像的化學作用裡「參與」的一部分,尤其是過期的愈久的底片,出現這種「缺角」的頻率就會愈高,這種缺陷其實也變成拍立得創作的一大特色了。

但時間真的就像是一把最厲害的殺豬刀。

這兩年拍攝了大量的拍立得過期底片,在獲得這些顯影照片的過程裡,覺得有時候拍攝成為了一種自然而然的「行為」,而「結果」好像就不那麼重要了,有時候是看到一個感動的畫面,在調整老半天的構圖之後,顯影後得到的結果卻只是一張顯影一半的照片,而且還是嚴重泛黃。這就好比像是攝影師跳到水池裡面專注於攝影這件事,這是一種「行為」,旁觀者可以接收到攝影師專注於「水池裡」拍攝行為所產生的「漣漪」是甚麼,但最後只有在攝影師離開水池的時候,去審視這些「行為」的「成果」,它們才有機會成為最後的作品,攝影師也才能告訴大家他到底在專注甚麼事情。

這一批過期底片拍攝的過程裡,自己也有一些這樣的感受,過期底片的穩定度不容易掌握,這些底片上的缺角(或稱為缺陷)有時候就會覺得是一種特殊的註記,這些影像紀錄並非是清晰可見的,也許旁人看了半天可能也不太能建構出照片裡的物件是甚麼,甚至是有時候我在同一個地方拍了十張,每次的「缺角」位置都會不一樣,但個人覺得這是頗有意思的,數位相機在同一個地方按下快門,當然也會有很多的時間線索在畫面裡面流逝,但就是覺得拍立得的時間流逝更實在一點,當然這是我自己的感覺。

缺角/A_MISSING_CORNER,對自己來說就像是去補足一個生命的缺角或是遺憾,雖然我只有四十好幾,但總覺得這幾年從照顧母親到陪她抗癌的過程裡,時間就在生活的夾縫裡飛快的流逝了,有很多的想法就在這些失與得之間拉扯著,但失去的角落卻似乎怎麼也填補不回來,只能由它去了,但回歸到拍立得創作這件事,其實我也只有拍了兩年,但每一張的吐片,卻札札實實的代表自己每一段時間的永恆戳記。

然後我覺得以拍立得來創作確實是一種很浪費錢的事情,當然沒有數位設備來的有效率,產生的紙張老實說也不夠環保,但這些也僅對慣常於如此紀錄方式的創作者有意義,而對我自己最大的改變,是這兩年在日常生活裡我已經試著大量減少使用數位相機來紀錄(當然只有工作除外。)用拍立得做為生活創作,至少讓我可以專注跟觀賞路途上的風景,知名攝影師張雍說,如果你要成為一個好的攝影師,那麼你得從走路走的很慢開始。

我想拍立得讓我已經做到「走路走得很慢」這件事,雖然我不是甚麼大攝影師;但我相信,既便不是攝影師,照樣也可以辦攝影展。

關於「A_MISSING_CORNER/缺角」攝影展,時間設定在2018年,我沒有任何展場與策展的經驗,可說是完全的素人,但我仍希望可以用拍立得的創作去告訴大家一些甚麼事情,我的衷心仍是「希望每張拍下來的拍立得照片,都有被收藏與分享的理由」。

如果你對拍立得有興趣:歡迎訂閱或追蹤我的《SOSreader》頻道,這裡有我在拍立得創作的分享與討論。

Facebook Comments

Author: 返鄉老青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