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點13-流浪小白遠道而來

約莫半年前,不知道哪裡來了一隻流浪白毛孩,到了村子後就住在對面的田裡,說實在的她不容易親近,就算是風吹日曬雨淋也堅持在田裡度過,下雨天也總是全身濕漉漉的蜷睡在田間蔓草裡,即便村裡有許多好心人的不捨,但她也完全不願領受附近幾位好心鄰居的收留。

對於有養兩隻毛孩的我來說,我也注意牠很久了,她體型不大,骨溜溜的兩眼躲在左右對稱的黑色面罩後面,全身雪白帶著兩大塊的黑色斑點,跑起來十分輕盈,對人類總是有高度的戒心,不時會從草叢裡衝出來吠叫路過的電動機車,這點是令人擔憂的,我知道這也造成附近許多民眾的困擾,甚至有民眾揚言要找補狗隊過來抓她。

半年來,我發現當我牽著家裡兩隻毛孩出門時,她會習慣的跟在我的後頭,當然是保持著一段安全距離,我不去擾動她就讓她繼續跟著,我想她可能是想交狗朋友吧,於是我有時候會讓我家兩隻毛孩放牛吃草,也看見了他們打鬧在一起的事實。

對於她到底去哪裡填飽肚子我也不知道,但我會習慣的在門口屋簷放一些狗飼料與乾淨的飲用水,讓她覓食的時候有一些安全的選項,一開始她會遠遠的看,直到視線裡沒有人盯著她,才會慢慢靠近的嗅聞,然後帶著高度警戒慢慢食用,而且會並不時的回頭張望,我只能想到也許她跟人類的相處經歷並不是很好,所以導致她的生活會如此的緊繃,就這樣讓她當小跟班的生活也過了半年。

最近發現她的尾隨距離愈離愈近了,甚至就到我的後腳根,但只要我一停下來她就又蹦掉的老遠,我依舊不叨擾她,就當她是一個隱形的存在好了。

最近狀況更特別了,當她在我後腳根的時候,即便我停了下來她已不會蹦跳而去,當我伸出手時,她會試探性的來嗅聞我的手,從保持距離到近距離嗅聞,也差不多花了半年的時間,我想她應該還是對人類有高度警覺,雖然不知道過去他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我想毛孩應該還是有她生存的權利。

最近她會舔我的手指頭了,雖然我還是碰不到她,但我希望她能夠平平安安的在村子裡過她流浪的自由生活。

HUANG TONG JUNG

HUANG TONG JUNG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還有科幻電影,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醫院深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