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立得移膜入門技巧分享

影片是國外的拍立得玩家示範的「移膜技術」(其實也稱不上是技術,算是一個簡單的手作過程。)個人覺得這是很不錯的創作方式,特別留在部落格提醒一下自己。關於Polaroid的各式創作,除了在拍攝技巧的領域之外,還有相機的各式改裝,但大多是國外網友的分享經驗,台灣的分享相對的稀有許多,我想可能除了拍立得的使用者差不多少的像是恐龍時代的產物,當然另一方面也是底片成本很高,有了手機之後甚至單眼相機都覺得有點多餘了!時代與生活都大步向前進,但我覺得某些美好的時光卻也在不經意裡流失了。

以下是我自己的移膜試驗,第一次其實還不是很熟悉,敬請見諒,若你有興趣也可以自行試看看。

  1. 可以先找一張拍立得照片做實驗,把照片四邊的白色角剪掉
  2. 然後從邊角輕輕撕開,讓底片紙跟顯相膜分離(第一次分離)
  3. 然後把顯相膜泡在水裡(溫水也可以)用水彩筆去慢慢塗抹表面,最前面的膜就會慢慢分離(第二次分離)。
  4. 把紙(可選用硬一點或是磅數大的紙)伸進水裡放在顯相膜的下面,用水彩筆慢慢的把膜撐開,覺得膜撐開(看起來方正了)後,就順勢用紙把顯相膜一起離開水面。
  5. 離開水面後,趁顯相膜還是濕的,可以用水彩筆儘量再次攤平,攤平後可以自然風乾或是用吹風機吹乾。就ok了。

Ps.通常你希望這層膜要附著在甚麼媒材上面,你就要把甚麼放在水裡面(因為顯相膜太軟太薄了,都要在水裡面攤開處理)像我是放在紙上面,在搬到畫布上,就會就很不平整,以此類推,所以要是玻璃瓶,你就要把玻璃瓶放在這個顯像膜的下面才可以(裝水的容器就要大一點)。

雖然很多美好都在科技進步下被移轉或是逸散(像是拍立得與拍立得底片一樣。)雖然這也不是壞事,但我相信總會有一小撮人堅持在這個美好裡面,不顧旁人地保留這最基本的底蘊,最近看到陳怡秀的一篇文章,裡面有提到一句我很喜歡的話,「它是一種接近手工業、製造業的操作,是讓你回到基本面,學會如何思考看世界的方式。從沖片到放相,見證的不是0101的電波訊號,而是真正的物質生成。」這是出自於他的文章:【日本想想】攝影學校教我的第四堂課:底片不只是耍文青。文章裡也說到一個重點:「這是一個累積的過程,而且成果你會漸漸看得見,只要你持續地拍。」

或許在拍立得世界裡,引用這篇底片學習的文章來比喻還不夠貼合,但我相信,作者說的「見證的不是0101的電波訊號,而是真正的物質生成。」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的。在拍立得的世界裡就是這樣,一切影像創作生成的歷程,都是在你的陪伴之下,同時有溫度也有亮度,不僅僅是記憶卡裡面的一條零與壹的電子訊號,其實我很喜歡這樣的陪伴過程。

雖然接觸拍立得的時間沒有很長,但對於吐片的那一刻,從我拍出的第一張Polaroid照片開始,這個產出就已經令我著迷!(即便第一張照片拍得有點一蹋糊塗)這種看起來像是玩具的東西,是我覺得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雖然沒有現代設備的聰明與精準,但讓我更有時間去思考關於眼前的拍照這件事情,我覺得這是思考與觀察同時加溫的過程,不那麼帶有目的性,更讓我體感到夾在眼前的另一層時間與空間,其實是那麼有深度的。即使沒有拍到也不會因此扼挽,因為已經很深刻的進入我的記憶迴路,往後還可以清楚的與人說嘴。

移膜完成的作品就會像是這樣。

說一堆,我想我還會一直拍下去吧,這應該是最重要的。

參考資料:

  1. 【日本想想】攝影學校教我的第四堂課:底片不只是耍文青
  2. Tutoriel 60 secondes : Polaroid Emulsion Lift – film Impossible Project
  3. 如果你想多了解移膜技術,可搜尋:Polaroid Emulsion Lift
Facebook Comments

HUANG TONG JUNG

雖然做過很多與採訪有關的工作,但與新聞工作無緣,目前是平凡的上班族、返鄉工作的老青年。喜愛閱讀與檔車,收養了兩隻流浪毛孩,目前躲藏工作於東部某醫院深處。